在烏克蘭危機積聚的沉重陰影下,俄羅斯總統普京仍然堅定地為關稅同盟及“歐亞經濟聯盟”打開了擴員的大門:歐亞經濟委員會最高理事會元首會議3月5日在莫斯科宣佈準備起草亞美尼亞加入歐亞經濟聯盟的條約,這意味著,普京版後蘇聯空間一體化又邁出了實質性的一步。
  3月5日,歐亞經濟委員會最高理事會元首會議在莫斯科舉行,俄總統普京在主持會議時說:“亞美尼亞方面通過併成功實施適應關稅同盟和統一經濟空間標準和要求的計劃,因此我們認為,可以開始起草亞美尼亞加入未來的歐亞經濟聯盟的條約草案。”
  去年9月,亞美尼亞月作出加入關稅同盟的決定。俄總統普京和亞總統薩爾基相在莫斯科雙邊會談後發表了聯合聲明,根據聲明,亞美尼亞決定加入關稅同盟,以及進一步參加成立歐亞經濟聯盟的進程。去年12月24日,在莫斯科歐亞經濟委員會最高理事會元首會議結束後,俄白哈三國簽署了有關亞美尼亞加入關稅同盟及統一經濟空間路線圖。
  “歐亞經濟聯盟”是普京在2011年10月4日任俄總理時,於參選總統前在俄《消息報》撰文闡述其對俄羅斯未來對外政策構想時所提出的倡議,倡議在俄羅斯、哈薩克斯坦、白俄羅斯關稅同盟的基礎上建立一個協調成員國的經濟和貨幣政策的超國家機構,推動歐亞經濟一體化。
  普京為打消外界對於俄將重回蘇聯時代的擔憂,在文章中強調,“這不是要以某種形式重建蘇聯,企圖恢復或者複製過去的任何東西都是幼稚的、不成熟的”,新聯盟將建立在完全不同的價值觀和政治經濟原則之上,“我們提出的是強大的超國家聯盟模式,它能夠成為當今世界的一極,併在歐洲和亞太地區之間發揮有效的‘紐帶’作用”。 “歐亞經濟聯盟”將是一個類似歐盟的超國家實體,其作用主要是“協調成員國的經濟和貨幣政策”。
  但美歐對普京的構想持警惕心理,認為其戰略意圖是想將“歐亞經濟聯盟”發展成“當代世界多極中的一極”,與美國、歐盟和亞洲分庭抗禮,展開“新冷戰”。實際上,當下烏克蘭危機的升級也是美歐與俄、歐盟與“歐亞經濟聯盟”的戰略爭奪所導致。
  亞美尼亞地處外高加索西南,它與烏克蘭相比戰略意義對俄而言當屬不同重量級別,但在俄羅斯對外戰略中占有極為重要地位,攸關俄南部安全,是俄參與外高加索、西亞中東事務的“抓手”。因此,雖然亞本身不與關稅同盟成員國接壤,且經濟總量較低、狀況不佳,但俄仍下大力氣、投大成本拉亞加入“歐亞經濟聯盟”。
  去年12月3日,普京突然訪問了亞美尼亞。亞媒體稱,說到突然,實際上恰恰相反,有關普京訪問這個獨聯體國家、戰略伙伴的磋商從普京上一次出任總統時就開始了。訪問的背景耐人尋味,當月中旬在維爾紐斯將召開歐盟“東部伙伴”大會,有消息稱亞打算與歐盟簽署聯繫國協定。這讓莫斯科非常著急,因為亞努科維奇宣佈暫停與歐盟簽署聯繫國協定導致烏克蘭出現“廣場革命”跡象,亞美尼亞入盟不能再有閃失,這才有了普京的“突訪”,併為亞帶去一攬子“大禮包”,以堅定亞入盟決心。
  對於亞美尼亞來說,加入關稅同盟可以滿足其兩大關切:
  其一,保障安全。亞本身是獨聯體集體安全條約組織成員,俄在亞久姆里地區設有軍事基地,該基地保障亞與土耳其、尤其是與阿塞拜疆衝突地區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的安全。但由於近年來阿塞拜疆得益於快速發展的經濟,從俄羅斯特別是以色列等國獲得先進武器裝備,軍事實力迅速提升,並與土耳其交好,亞對自身安全憂慮上升。但歐盟無法給予亞所要的安全保證,因此加入關稅同盟是亞現實的選擇。
  其二,發展經濟。亞國內資源匱乏,多年的“納卡”衝突嚴重拖累亞國內經濟,加之土耳其至今仍關閉與亞邊境,更讓其經濟雪上加霜,亞亟須外部經濟投資和援助。俄國際事務委員會專家瓦季姆·穆哈諾夫認為,“亞美尼亞在經濟上也與俄羅斯聯繫緊密。俄羅斯在亞美尼亞進行大規模投資。準成員國協定(與歐盟)雖略可緩解百姓的生活負擔,但無法為重要而長期的歐洲投資提供保障”。 “面向歐洲的定位可以理解,但目前只有同莫斯科的緊密合作能夠帶來實際利益。薩爾基相作出了一個務實的選擇”。
  俄塔社3月5日報道,俄總統普京在當日召開的歐亞經濟委員會最高理事會會議上表示,歐亞經濟聯盟條約草案將於2014年5月簽署,2015年歐亞經濟聯盟將正式啟動。
  本報巴庫3月14日電  (原標題:烏克蘭危機難阻普京建設歐亞經濟聯盟雄心)
創作者介紹

耆英饑饉

yrmr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